中航工业集团日前宣布,AG600飞机目前正在进行最后一项大型实验——全机共振实验,以进一步验证可靠性,计划在今年5月实现陆上首飞。

  2015年7月17日,AG600飞机实现机身段对接,全面进入总装,一年之后顺利实现总装下线。2016年11月,首次以真机亮相第十一届珠海国际航展,12月30日完成联调联试,推出总装,正式交付中国航空工业中航通飞华南公司试飞中心。2017年2月13日,AG600飞机实现全部4台发动机首次试车成功。

  畅行水陆空 克服技术难题

  “这是一艘能飞起来的船,也是一架能游泳的飞机。”中国航空工业通飞副总工程师、AG600总设计师黄领才形象地说。

  但AG600与普通船体有很大的区别。据了解,水陆两栖飞机的船体设计要有断阶结构,即滑行船体。正是靠着这个滑行船体,才能实现在水面上航行、滑行、起飞、降落和水面机动。站在AG600腹下抬头仰望,只见斧刃形的庞大船体,但若从AG600正上方往下俯视,却又看到了机身、机翼、尾翼、螺旋桨等飞机部件。

  据中航工业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,AG600飞机机体采用了大长宽比、深V形单断阶船体结构,设计和工艺制造难度非常大。而正是这种特殊的构造,赋予了AG600水上起降的能力。

  作为世界在研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,AG600除了在水面上起降,还能兼顾陆地起降。AG600的老前辈——我国于1976年首飞的水轰5,只能在水上起降,然后像鳄鱼一样爬回岸上基地。而AG600专门设计了可以收缩在机身侧边、结构复杂、进行了上万次的调试试验的新型主起落架,结合其他技术,实现了陆上起飞。

  此外,在设计水陆两栖飞机时,最大的难点就是适应并控制相应的气/水动耦合作用。黄领才说:“业界对这个领域的分析方法和理论并不成熟,好多还处于探索中。”设计组最终给出的方案是:单船身、悬臂上单翼、“T”型尾翼及前三点可收放式起落架的船身式布局形式。

  完善装备功能 增强救援力量

  AG600飞机作为国之重器,其研发是为满足我国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,为国家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提供支持。

  据了解,AG600飞机可在水源与火场之间多次往返投水灭火,一次汲水可最多储水12吨,可在距失火体顶部30-50米高度投水。单次投水救火面积可达4000余平方米,相当于对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小的火场进行有效扑灭。

  水上救援方面,AG600一次最多可救护50名遇险者,带有危重伤病员铺位、救护艇、救护衣、简易紧急手术设施等水上应急救援设施。

  黄领才介绍道,AG600可抗2米海浪,适应3-4级海况,适应75%-80%的南海自然海况,还可在复杂气象条件下降落在海上,实施水面救援行动。这对于在海上遭遇突发情况的遇险者来说,是及时有效的救援力量。

  中航工业集团新闻发言人计红胜表示,通过系列化发展和改进改型,AG600飞机未来除了具有执行森林灭火、水上救援等多项特种任务能力外,还可根据用户的需要加改装必要的设备,满足执行海洋环境监测、资源探测、岛礁补给、海上执法与维权以及为“一带一路”提供海上航行安全保障和紧急支援等任务的需要。

  自主研发 争创世界先进水平

  AG600飞机在中国航空工业主导下,全国150多家单位、10余所高校数万人参与了研制。其总体技术水平和性能达到当前国际同类飞机的先进水平,完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。

  “AG600飞机的5万多个结构系统件,98%由国内供应商制造提供。其中,机载设备、动力系统是完全国产,783项装机的机载设备成品当中90%是国产。”黄领才说。

  黄领才介绍,通过AG600飞机的研制,中国航空人逐渐掌握了水陆两栖飞机领域很多核心技术,既包括前期设计、计算、分析和试验的方法,也包括制造工艺中的新技术。

  中航工业集团总经理谭瑞松说:“对标全球航空业的先进水平,中航工业用近20年的时间,实现了从‘总体跟跑’到‘主体并跑’,从‘打工者’到平等合作伙伴的历史性跨越。”

  除了AG600,运-20、C919也是我国自主研发的大型飞机,它们被称为中国大飞机“三剑客”。运-20飞机是中国自主研制的首款大型多用途运输机,昵称“胖妞”,已正式列装空军,标志着中国空军已经具备远程战略投送的能力。C919是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干线客机,是我国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民航大飞机。研发目标就是实现A(空客Airbus)、B(波音公司Boeing)、C(中国商飞COMAC)三足鼎立的世界航空格局。

  中国航空工业诞生在战争硝烟中,“航空报国,强军富民”是其宗旨。如今,代表国家工业实力的大飞机“三剑客”中,C919和AG600都是民用飞机。从强军到兼顾富民,是中国航空事业发展的象征,更是中国履行和平发展理念的实际行动。